追蹤
隋亂, 原名:家園, 繁體中文校正版
關於部落格
我想,五千年浩瀚歷史中,重重天威下,總有一兩個男人站著吧!
  • 368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七卷 逍遙遊 第三章 扶搖 (一)

  如果答案真的如此的話。自己還取這如畫江山做什麼。自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從小到大就沒讓他受過什麼傷!

  「弟兄們前後陣亡了大約六千多人,其他的大多數被李賊俘虜了。」滿臉是灰的秦濟偷偷看了看四周,儘量把聲音放緩,「少帥,少帥沒遇到什麼危險。李賊親口對屬下說,他看到少帥向南方去了……」

  「其他人呢,范仲謀和劉德馨兩個呢,他們兩個跟在少帥身邊麼?」老長史秦雍恨不得上前踢自己的族弟兩腳,雖然對方身上多處受傷,血已經透過裹傷的麻布滲到了破碎的鎧甲之外。

  「秦長史是被人放回來的吧?你的弓馬無論如何也沒有少帥嫻熟!」搶在秦濟回答之前,曹元讓不陰不陽地插了一句。

  周圍看過來的目光立刻帶上了鄙夷。雖然關心自家兒郎的安危,但幽州將領們更看不起變節投敵者。在戰死和投降之間,他們之中大多數人希望自家子侄選擇前一項。

  「范小將軍和劉小將軍戰死了。崔、沈兩位將軍受傷被俘,屬下無能,請大帥責罰!」秦濟直挺挺地跪在羅藝面前,目光不敢再與眾人相接。在東路幽州軍所有將領中,以他的年齡最大,作戰經驗最為豐富。而最後只有他逃了回來,這份責任已經不是他一個人所能承擔。

  虎賁鐵騎在幽州盤踞了這麼多年,幾乎每位高級將領身後都站立著自己的家族。如果惹得眾人誤會的話,秦家有可能被連根拔起。

  「其他人都戰死了,你怎麼有臉一個人回來!」老長史秦雍快步上前,劈手先給了自家兄弟兩記耳光。虎賁鐵騎中沒有弱者的位置,秦濟更應該和別人一樣戰死,而不該回來報信。雖然他帶回來的消息可以讓大軍早做防備,但對於家族而言,其行為無疑是一種背叛。

  秦濟的臉立刻腫了起來,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淌落。他苦笑著抹了一把臉,低聲回應:「姓李讓我必須活著把話給羅公帶到,否則他就不再管俘虜死活。秦某無懼一死,但不敢辜負了大帥和其他被俘的弟兄!」

  此言一出,四下裡看過來的輕蔑目光立刻被焦慮和哀傷所取代。大夥再顧不上指責秦濟貪生怕死了。如果沒有他忍辱負重回來替敵人傳話,天知道被俘虜的幽州子弟會落到什麼下場!姓李的對他麾下的將士和百姓雖然很和氣,對待敵人卻是出了名的狠辣。第二次遼東之戰,此子將高句麗數百里江山蹂躪成了一片焦土。而雁門關一戰,據說落在他手裡的突厥狼騎最後沒有一個得以生還。

  「姓李的讓你帶回了什麼話?」幽州大總管羅藝目光從秦濟破碎的鎧甲上掃過,問話的聲音如冰一般寒冷。

  他能猜到對方為什麼放秦濟回來。那是一種非常明顯的示威舉動。李某人試圖通過這個軟蛋之口,告訴幽州將士,他手裡有一夥奇貨可居的人質!而按秦濟剛才彙報的情況估算,扣除已經陣亡者,目前被李賊仲堅所俘虜的幽州兵馬至少還有一萬五、六千之眾。這其中很多將領都是老將軍們的後生子侄,很多人身上都背負著整個家族的希望!

  秦濟低著頭,血珠和汗珠同時向地下掉。他不敢不回答羅藝的話,卻無法找到一個不激怒大夥的說辭。想了好半天,才把心一橫,咬著牙稟告,「回,回大帥。李,李賊說,他說,他說博陵軍不日即將渡過矩馬河,與將軍會獵于幽州。幽州的麥子熟得晚,請將軍不要擔心他軍糧不足!」

  果然,話音剛落,已經有幾個將領同時跳了起來。「姓李的欺人太甚!末將願意領一支兵馬殺到河間去,救出所有弟兄!」鷹揚郎將盧矩大步走到羅藝面前,躬身請命。

  「對,咱們直接殺回涿郡,堵在矩馬河邊上,把姓李生擒活捉!」曹元讓揮舞著手臂,唯恐別人看不見自己對幽州的忠誠。

  「姓李的幾乎,幾乎,沒,沒受什麼損失!」反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秦濟索性實話實說。「少帥也沒犯什麼錯,只是,只是對方老謀深算!」

  四周沸油般的喧囂聲瞬間被這瓢冷水所潑熄。雖然秦濟的話令人憤恨,但所有將領都不得不承認盧、曹兩人的想法過於自不量力。連幽州軍年青一代中最出色的將領羅成都被李旭輕易擊潰,實力還不如羅成的人送上門去,豈不是白白讓對方抓到更多的俘虜?

  「唉!」羅藝在心中暗自歎了口氣,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左膀右臂。此刻,壯武將軍劉義方正沉寂在喪子之痛的哀傷中,晶亮的眼淚滾滿了鬍鬚。懷化中郎將范恒大雙手捂著臉,身體顫抖,努力不讓自己哽咽出聲。只有老長史秦雍的表現還算鎮定,狠狠地瞪了自家兄弟一眼後,他走到羅藝面前,躬身建議:「稟主公,屬下以為,李賊一時半會兒打不破薊縣城,當下之計,與其回軍與他相爭,不如抓緊時間攻破易縣,生擒呂欽和劉弘基!」

  「對,生擒呂欽和劉弘基!」大帳之中群情激昂,半數以上的人都認為秦雍的建議有可行之處。易縣守軍已經到了強弩之末,連日來,從城頭上砸下的滾木都帶著白花花的刀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臨時趕制出來的。等守軍將城內房梁拆無可拆時,幽州戰旗可輕鬆地插上城頭。

  更關鍵的一點是,眼下幽州軍手裡沒有足夠的籌碼可以與敵人交易。他們必須進口抓到一批數量與自家俘虜相等的博陵將士。否則,誰也甭想再見到自家子侄!

  「倘若大帥不願以屬下的血污刀。秦某願意趕往陣前,做攻城先鋒!」跪在地上的秦濟也重重地向羅藝扣了個頭,請求。

  「嗯!」羅藝手捋鬍鬚,低聲沉吟。作為一方諸侯,他非常理解秦雍所提那個建議的原因。那不是上上之策,但處在老長史秦雍那個位置,卻只能如是選擇。戰死和被俘者中沒有秦雍的家人,他如果直接提出退軍言和,就是對其餘將領的出賣。

  而李仲堅的最高明之處便是刻意將羅成放走。在自家兒子安全而部將的兒子或者戰死或者被俘的情況下,接下來無論選擇戰與不戰,對羅藝而言都會後患無窮。

  姓李的「光棍兒」已經開始兌現他當日的威脅,羅藝可以將博陵砸爛,他也可以砸爛幽州。大夥頂多一拍兩散,誰也笑不到最後……。

  「大帥,末將以為,儘早回師與李賊言和為好!他肯放秦長史回來報信,又沒有追殺少將軍,應該是不想雙方把仇結得太深。」正當羅藝猶豫不絕的時候,壯武將軍劉義方擦去臉上的淚,提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建議。

  與羅家一樣,劉家的人丁也非常單薄。劉德馨是唯一的嫡出,並且自幼被當作整個家族的希望來培養。如果能有擊敗博陵軍的機會,劉義方恨不能親手將李旭抓過來,千刀萬剮。但是,眼下不是被仇恨蒙蔽理智的時候,倘若薊縣被攻破,幽州軍將像當年的八千西楚健兒一樣無家可歸。

  四面楚歌這種老套的戰術,姓李的肯定知道,並且絕對不吝試上一試!

  「大帥,你,你就聽劉將軍一句吧!」懷化中郎將范恒大走到劉義方身邊,哽咽著勸告。

  「范將軍、劉將軍,羅某知道你們的想得周到。但現在,咱們先把情況弄清楚!」羅藝感動地彎下腰,向兩位心腹愛將施禮。「如果已經沒有取勝之機,羅某絕不逞一時之快。如果將來能給兩位侄兒報仇,羅某會親自提刀……。」

  說到這,他的聲音也有些哽咽。范、劉兩位將軍卻將個人的恩怨放在了幽州利益的後面,此番高義,不由得他不敬重。

  「將來若有機會,秦某也願意為幾位賢侄報仇!」秦濟抓住機會,趕緊表白。

  「你先站起來吧。來人,打盆水來給秦長史洗洗臉!」羅藝又歎了口氣,命令。

  「謝大帥不殺之恩!」秦濟知道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再次叩頭及地。他是被李旭逼著回來給羅藝送信的。事實上,他寧願去做俘虜,也不想擔任這個差事。但惡鬼一樣的敵將用刀逼著他跨上了戰馬,並且讓他再也沒勇氣回頭。

  非但如此,倘若幽州軍和博陵軍再來一場戰爭,秦濟寧願躲得遠遠的。他可以放棄自己的前途,放棄家族事業的繼承權,也不想在面對那個姓李的惡棍。永遠也不想。

  取得了幾位肱股老將的支持後,羅藝開始著手佈置回軍事宜。眼下第一要務不是跟敵人爭一時意氣,而是確保博陵軍不渡過桑乾河,突入幽州老巢。東線兵馬全軍覆沒後,戰局主動權已經被對方牢牢掌握。眼下幽州軍不但要搶在李旭北進之前擋在他必經之路上,而且要隨時提防呂欽從易縣追上來,給大夥背上再捅一刀。

  為了撤退得更從容些,羅藝將拔營時間安排在了後半夜。在將士們分頭去做準備這段閒置時間內,他又把幾位肱股老將和兵敗歸來的秦濟召集到自己的別帳,從頭諮詢河間之戰的具體經過

  「你跟我說一說戰鬥的詳細情況,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成兒到底怎麼輸掉的,你下午不是說,他沒犯什麼重大失誤麼?」看著滿臉忐忑的長史秦濟,羅藝儘量和氣地命令。

  「開始的時候,我等一直以為自己的對手是趙子銘……」秦濟想了想,吞吞吐吐地開始。這會不會讓大帥覺得自己是在推卸責任?他有些害怕,心臟像小鼓一樣敲個不停。

  「唉!你繼續說,不用給老夫留顏面!」羅藝歎了口氣,脾氣突然變得極為柔和。無論願不願意,他都必須得承認幽州軍事先在戰略上準備不足。從一開始,大夥就堅信李旭已經陣亡,所以整個東線就沒有派任何老將坐鎮。當李旭採用了避實就虛策略時,整個戰場的薄弱環節立刻被其抓到。

  「李賊渡過滹沱河後,第一天便強行軍六十多里,殺到了距離束城不到三十里的葫蘆谷。少帥和大夥商量的了一下,決定派……」秦濟看了看族兄的表情,又看了看劉義方和范恒大兩位老將軍,猶豫著說道。

  「輿圖!」羅藝沖著親信用力揮手,命令。

  幾名文職幕僚趕緊從一大堆輿圖中將有關河間郡的那張翻出來,七手八腳擺在羅藝面前。專為大隋軍用的地圖畫得很詳細,但葫蘆谷卻依舊只用了兩根蚯蚓般的曲線和三個文字表示,根本無法看清楚其具體形狀。

  「那地方據說是個喇叭口型,越向裡邊越窄!」見羅藝等人眉頭緊皺,秦濟趕緊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合盤托出。「當時李賊在谷口靠裡一點的半山坡上紮營,貼近谷底的山溪!」他解下自己的束腰板帶,折成山谷的兩翼。「少帥和大夥認為姓李的遠來疲敝,就派了沈炯將軍帶領兩千兵馬去……。」

  「胡鬧!」范恒冷哼一聲,毫不客氣地打斷了秦濟的陳述。「對方是打了整整六年硬仗的將軍,會不防備你們這些小伎倆麼?輕敵大意,輕敵大意,死有餘辜!」

  說到死字,他的眼圈又開始發紅。饒是打了半輩子仗,見慣了血流五步,當輪到自己的親人喪生時,沒人能依舊保持心態冷靜。

  「不是去劫營,只是去騷擾!少將軍想讓姓李的睡不安寧。我等已經很小心了,甚至立刻派人去平舒和魯城傳令,讓兩地守軍儘快向束城靠攏!」秦濟不認為羅成和自己是因為驕傲導致了失敗,提高了聲音辯解。當時的真正情況是,所有人都充分重視了那個姓李的到來的消息。在他的記憶中,從沒看到少將軍羅成對任何一個敵手如此小心。

  「的確重視了。但還心存一戰成名的僥倖!」劉義方歎了口氣,直言。如果當時他在羅成的位置,絕對會不求取勝,但求維持一個不勝不敗的僵局。可他的年齡已經接近半百,而羅成只是個弱冠少年。

  雙方的年齡和閱歷不同,導致應對的策略不同。遇到實力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劉義方、范恒這些沙場老將會不求完勝,先求不敗。而血氣方剛的少年人們則會想盡一切辦法擊倒對手,就此來證明自己的本領。

  所以,羅成的反應一點也不能算錯。錯的只是運氣,是運氣讓他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遇到了即便是成名多年的老將軍都未必願意遇到的敵手。是運氣傷害了他的自尊,導致他兵敗後不敢回頭!

  「我們……。」秦濟被訓得臉上發燒,畏縮地看著羅藝,等待對方的指示。

  「算了,讓他繼續說吧!」幽州大總管羅藝也歎了口氣,低聲命令。「沈炯肯定全軍覆沒了,這種地形」他向擺在桌案上板帶指了指。「進去容易,被人從後邊一堵,便成了悶鍋蹄膀,再硬都能煮得爛。」

  「大帥明鑒!末將,末將等當時已經盡力了!」秦濟非常難堪地低下頭,以蚊蚋般的聲音回應。

  「算了,你繼續說吧!」羅藝又歎息了一聲,重復命令。

  「是!」秦濟低聲答應,「第二天,外邊傳來沈炯被俘的消息。敵軍趁機兵臨城下,少將軍閉門不戰!」

  「應該出城一搏,即便敗了,也能從容退回城裡去!」秦雍恨得直拍桌子。「沈炯帶的即便是兩千多隻鴨子,他們也得抓上小半宿。趕到城下時,正值筋疲力盡時候!」

  「秦兄不要生氣。其實即便換了你我在場,聽聞夜襲的部隊全軍盡墨,信心也必將受到打擊,不再想對方會不會是虛張聲勢!」劉義方輕輕搖頭,勸阻。

  「唉!」秦雍長歎一聲,滿臉遺憾。接下來的戰鬥經過已經沒必要聽了,僅僅通過開頭的兩次接觸,幽州將領和博陵將領之間的差距已經完全暴露。他們絕對不是李仲堅的對手,即便再提起十二分小心,結局也不會相差許多。羅藝想瞭解戰爭的詳細過程,無非是希望東路幽州軍被擊敗的同時,也給博陵軍造成了很大的損失,那樣,從易縣撤下去後,虎賁鐵騎還有機會對李旭所部進行一次突然打擊。而河間之戰的最可能的結果卻是,幽州兵馬全軍覆沒,博陵兵馬只傷到了皮毛!

  「大夥都覺得需要謹慎,所以沒有領兵出城迎戰。並且在城頭點起了狼煙,以便撤回來的弟兄們能及時警覺,別被姓李的鑽了空子。結果,平舒和魯城的守軍卻沒有及時趕回!」秦濟的臉色越來越紅,幾乎有血從皮膚下滲出來。敵軍虛張聲勢的伎倆,他和羅成也看出來了。但當他們看出來時,敵軍已經在城下修整了一天一夜。

  「這是攻心戰!」羅藝歎息著想。如果他與李旭易地而處,在渡過滹沱河的同時,肯定會派遣輕騎迂回到束城附近,將城內的信使出來一個捉一個。這樣,非但能有效防止分散在三地的幽州軍向羅成所在位置集結,而且能同時給三個地方的守軍製造慌亂。

  但他不想再打斷秦濟的敘述,只希望能心平氣和地將整個戰鬥過程聽完。」成兒的確沒犯什麼錯,他唯一的不足便是獨當一面的機會太少。」想到平素自己對兒子無微不至的關懷,羅藝暗自懊悔。如果他這個做父親的更盡職一些,考慮得更長遠一些,早在兩年前就應該把兒子放到草原上,讓他跟著步將軍一道與突厥狼騎周旋。老鷹羽翼下的雛鷹最安全,可是離開了父輩的視線範圍,它就可能從半空中跌落。

  「第二天一早,敵軍先後兩次佯攻。接著便向北而走,少將軍唯恐前來馳援的弟兄們被人堵在半路上,不得不領軍出城接應。末將帶領三千士卒於城中堅守,本以為少將軍能很快趕回來,結果兩個多時辰後,敵軍便將束城緊緊包圍!」秦濟垂下頭,聲音中依舊帶著幾分恐慌。他非常不願意回想起那次戰鬥。對所有留在束城的將士來說,那簡直是場惡夢。敵軍從四面攻打,而自家非但沒有援軍,主帥也音信全無。

  「天剛黑,東城牆下有一隊援軍打著火把從敵軍背後沖入戰場,將他們殺退。防衛那一側城牆的崔將軍已經連續兩天一夜沒合過眼,疲憊至極,顧不上分辯對方身份,就命人打開了城門!」

  打開城門後,一切就結束了。被「援軍」殺「死」的敵人全從地上爬了起來,尾隨著「援軍」沖進了束城,他們逢將便砍,見兵就殺。頃刻之間奪取了整個縣城。崔懷勝被俘,盧省身戰死,趙全忠自殺。當敵將舉著羅成的帥旗走到西城望樓下的時候,秦濟已經沒有了任何選擇。

  「這麼說,你沒親眼看到過少帥脫離險境?」帶著一些不甘和一些期待,劉義方低聲追問。

  「姓李的和他麾下的將領都證明說少帥沒有戰死。少帥被他們擊敗後,先想返回束城,發現束城被圍,不得不又向南方走了!」秦濟想了想,回應。「我相信姓李的不會騙人。他已經沒有必要騙我!」

  「他的確沒有必要騙你!」羅藝恨得咬牙切齒。「這正是李仲堅的高明之處,他故意放成兒向南去,好把他送到竇建德手中。然後老夫南下找竇建德的麻煩,他剛好坐山觀虎鬥!」

  「劉將軍和范將軍都戰死了。姓李的收斂了他們兩個的遺體,以將軍之禮葬於束城外的山坡上!」不敢看范、劉兩位老將軍那失望的目光,秦濟低聲補充。

  這倒是一個出乎人預料的答案。像劉德馨和范仲謀這樣的中級軍官戰死後,人頭剛好可以拿來四下傳遞,一方面借此打擊幽州軍的士氣,另一方面可以增長博陵軍的聲威。

  尊重你的敵人,哪怕是恨之入骨。這是古之名將才有的胸懷,李旭這樣做,更充分證明了他為人光明磊落。當然,不排除此舉有沽名釣譽的可能,但是,至少這樣做不會讓幽州和博陵兩家之間的仇恨變得更深。

  「大將軍,咱們還是和李賊言和吧!」劉義方紅著眼睛看了看和自己一樣強忍悲傷的范恒大,重新提起下午時他曾經在眾人面前提出的建議。

  「你們兩個的心思,羅某都懂!」羅藝歎息著推開河間地圖,將涿郡的地圖擺在了眾人面前。「子義,恒大,你們兩個今天為了幽州所做的一切,羅某永遠不會忘記。但眼下戰局的主動權已經不在咱們手裡。即便言和,咱們手裡也沒多少籌碼和李旭交換!」

  他將手指向淶水、桑乾水與矩馬河圍起來的數百里平原上,「這一帶是咱們幽州南下的門戶,好不容易才奪下來,如果言和,李旭必然會將其要回去。歸還了固安、涿縣和良鄉,咱們下次南進,就只能繞走璐水以東。不將這幾個地方歸還給他,姓李已經占了上風,豈肯割地求和!」

  「如果再打一仗,咱們未必能扳回局面!」劉義方沉吟了片刻,低聲分析。「東線戰敗的消息傳開後,定然會給我方士氣造成巨大打擊。而我等轉頭去攻李旭,後路便賣給了呂欽。若是分兵兩路作戰,除了大帥您本人之外,末將不知道誰還是李某人的敵手!」

  「子義,莫非你也不敢與李旭一戰?」羅藝動容,目光直直地盯在心腹愛將的臉上。

  「不是不敢,而是不堪此重任!末將眼下已經亂了方寸。即便方寸不亂之時,也未必能對付得了姓李的。」劉子義點點頭,兩眼坦然地與主帥相對。「如果將軍想讓末將領兵斷後,頂住呂欽和劉弘基,您親自率領虎賁鐵騎去和李旭交手,末將或許能支撐一段時間。可萬一他把竇建德再引到幽州去,咱們還有機會翻身麼?」

  「的確,李旭只要把河間的肥肉割一兩塊丟給竇建德,足夠讓他動心!」范恒的話聽起了令人的心直向下墜。

  眼下正是其他勢力介入戰局的最佳時機。而任何力量加入進來,都會説明「道義」上有著天然優勢,軍力上也暫時佔據了上風的博陵軍。這倒不是因為李旭的人脈有多麼廣,而是因為付最小代價收穫最大利益是人的本能。

  「卑職也認為,咱們應該與博陵軍議和!」大部分時間都在旁聽的老長史秦雍走到輿圖前,低聲附和劉、范兩位的意見。「但卑職不認為咱們手中沒籌碼跟李旭交換,他那個人一向沒什麼野心!」

  「不是沒有野心,是沒有實力。人只有實力到達一定程度,野心才會顯現出來!」羅藝搖頭,苦笑。

  他自認也不是個有野心的人。但曾經有一刻,中原就像一顆被剝了殼的雞蛋……

  「他應該知道自己沒有將幽州生吞下去的實力,否則也不會放少將軍南下!」秦雍搖了搖頭,否認了羅藝的悲觀看法。「卑職以為,他放少將軍南下,就是在竇建德和幽州之間製造麻煩。而如果他有實力吞併幽州,自然也不願意再多個人前來分羹。至於竇建德,此人也未必願意跟咱們把仇結得太死,即便不對少將軍以禮相待,至少也不會讓少將軍在自家地盤上出了差錯!」

  「是麼?」羅藝皺緊眉頭,追問。這也許是他一天來聽到最令人欣慰的話,雖然有些一廂情願。

  「應該如此。卑職見過一種胡凳,只有三條腿,卻和四條腿的一樣穩當。對於整個河北而言,咱們幽州是一條腿、博陵是第二條,竇建德是第三條。任何一條太強了,都會打破局勢的平衡。先前竇建德幫助李旭對付咱們,是因為咱們實力最強。眼下強弱之勢互轉,咱們怕竇建德進入幽州,竇建德未必不怕李旭攻破了幽州後,轉頭攻擊他!只要咱們幽州的使節能搶先一步與竇建德達成和解,李旭自然不敢逼人太甚!」秦雍越說思路越流暢,轉眼功夫已經把三方之間的互相提防,互相牽制的關係分析得明明白白。

  「想不到我羅藝打了半輩子仗,到頭來居然需要求一夥蟊賊幫忙!」羅藝大聲長歎,聲音聽上去無比落寞。

  「大將軍欲成非常之事,必忍非常之辱!」劉義方正色勸諫。

  「你們說,我手裡有什麼東西能讓竇建德看得上眼?」雖然不情願,羅藝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名分!還有土地!」秦雍快速給出答案。「竇建德現在急需要擺脫強盜身份。您以幽州大總管身份推舉他掌管河間,想必他非常樂意接受!至於河間的土地,他能搶到多少算多少。反正那些傢伙也不肯支持咱們!」

  「那我以什麼籌碼向李旭言和?」羅藝歎了口氣,又問。到了眼下這般田地,他依然不願意捨棄位於桑乾河南岸那幾個已經到手的縣城。更不想捨棄南下問鼎逐鹿的機會。他只需要一點點時間喘息,一點點時間去重整旗鼓。待幽州軍從這次打擊下恢復過來,整個河北依舊將在虎賁鐵騎的腳下顫抖。

  作為心腹幕僚,秦雍非常明白此刻羅藝的心情。笑了笑,他上前在輿圖上找到懷戎和曆陽山所在,低聲道:「薛家父子原來佔據的這塊地方,雖然很貧瘠,但是也屬於涿郡。劉武周和突厥人都對那裡虎視眈眈,咱們與其握在手裡生禍,不如轉給別人。」

  他無須把話說得太明白,在場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會意的微笑。如果突厥人趁虛進攻中原的話,取道懷戎將是一條相當合適的選擇。多年來,突厥人之所以不敢以此為突破口南下牧馬,就是因為忌憚虎賁鐵騎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