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亂, 原名:家園, 繁體中文校正版

關於部落格
我想,五千年浩瀚歷史中,重重天威下,總有一兩個男人站著吧!
  • 3676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卷 逍遙遊 第八章 疊唱 (一)

  四十里聯營內,部族武士們的慘叫聲響成一片。各部酋長又氣又急,眼睛裡面冒出的火幾乎能將整個草原燒掉。可就在這關鍵時刻,始畢可汗卻以攔截敵方援軍為理由,將兵力四下分散開去。得不到突厥人全力支持,各部族對婁煩關的攻勢只堅持了五天,便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每個部族的武士都是部族生存和延續的希望所在,一旦折損過重,即便能攻破婁煩關,滿足長老們的打劫慾望,整個部族也會喪失蔓延下去的機會。所以,有人開始出工不出力,有人則乾脆將目光調轉向後,尋找全身而退的機會。

  突厥王庭中亦不乏有識之士,對聯軍的這種低迷狀況非常擔憂。此番出征,阿史那家一直本著志在必得的心態,根本沒留什麼後備。萬一拿不下婁煩關來,即便敗退回草原去,對其他各部族的號召力也不復既往。草原上是個弱肉強食的天下,突厥人的崛起之前,有匈奴、鮮卑和羯,突厥人的腳下,還匍匐著室韋、契丹、奚,保不住狼王之位的失敗者下場在牧歌中唱得很明白。匈奴人強大之時,實力從大海一直覆蓋到大漠深處。如今除了少數劉季真這樣的瘋子外,有誰還記得匈奴人曾經的輝煌?

  眾長老們幾次聚集在一起,以各種方式向始畢可汗進諫。希望自己的大汗能儘快做出戰略調整,結束婁煩關前這種進退兩難的尷尬狀態。素來就有固執之名的始畢卻愈發固執,非但不考慮長老們的建議,反而派出自己的弟弟阿史那莫賀咄督戰,強迫各部族輪番向婁煩關猛撲。這種讓別人犧牲自己只佔便宜不吃虧的做法自然收不到什麼好效果,各部落逐次進攻,逐次敗退,幾乎輪了一個遍,婁煩關依舊固若金湯。

  各部酋長不堪長老們的壓力,不得不硬起頭皮來,向前來督戰的阿史那莫賀咄討饒。並且許以重金,請求他代大夥向始畢可汗求情。阿史那莫賀咄也對兄長的旨意有些抵觸,想了想,正色回應道:「我不要你們的金子和奴僕。大汗最近身體不好,處理事情時難免有些糊塗。你們受委屈了!我這就去找大汗,看看他到底準備何時給守軍最後一擊!」

  「多謝莫賀咄特勤!」諸位大汗小汗們同時躬身,向阿史那莫賀咄表示感謝。「他日特勤若有用到我等的之處,只要您吹響號角,各部絕對不敢不奉召!」(注1)

  「算了,將來我到你等帳中,能給我一杯酒便可!」阿史那莫賀咄大度地擺擺手,拒絕了眾酋長們的好意。哥哥咄吉世(始畢)是個警覺的人,讓他發現自己私下送各部人情,結果恐怕不會太好。

  眾酋長心裡雪亮,互相看了看,陸續告退。阿史那莫賀咄一個人在軍帳內沉思了片刻,理順了一套看上去比較忠誠的說辭,默默在心裡背誦著,走向始畢可汗的黃金大帳。

  金帳內,始畢可汗正與幾個心腹謀臣和他的另一個弟弟阿史那俟利弗商討軍務,看見阿史那莫賀咄進來,都警覺地閉上了嘴巴。這種置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更令莫賀咄心冷,沖著斜臥在氈塌上的始畢可汗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大哥,這仗不能再這樣打下去了。半個月,才半個月,咱們就在婁煩關下丟了四萬多具屍體!眼下軍中怨言越傳越邪乎,再這樣下去,各部武士非被逼反了不可!」

  彷彿早就料定阿史那莫賀咄會這樣說,始畢可汗笑了笑,非常和氣地問道:「莫賀咄,依照你的看法,咱們該怎樣打呢?難道不讓各部出力,反而拿咱們突厥勇士的屍體堆過關牆不成?」

  阿史那莫賀咄被問得喉嚨發堵,雙頰發燙。好在他也做了些準備,不至於讓別人立刻看笑話。想了想,低聲回應,「我想,那三路援軍到底哪路對咱們有威脅,經過了這麼多天,大哥心裡必然有了定論。如此,不如將分頭堵截援軍的孩子們集中起來,吃掉對咱們威脅最大的那股。然後要麼強攻婁煩,要麼繞到雁門去,從另外一條道路南下!總之,都好過咱這邊沒完沒了地跟守軍糾纏,還看不到半分取勝的希望!」

  他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腔調婉轉,以免刺激始畢可汗的情緒。因為始畢的兒子阿史那什缽兄弟年齡太小,還不足以繼承汗位的緣故,始畢和俟利弗、莫賀咄兄弟三人之間現在的關係很微妙。就像一頭年老的蒼狼旁邊臥著兩頭狐狸,誰也料不到在下一刻他們相互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情。

  始畢可汗今天的心情顯然不錯,被阿史那莫賀咄當面直諫,居然半點都沒有覺得顏面掃地。沉思了片刻,他又笑著說道:「莫賀咄,你的確擁有狐狸一樣的智慧和狼一樣的勇敢。在沒有任何消息的情況下,能看到這一步,證明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但你來的太晚了些,如果半個月前,骨托魯戰敗的消息剛一傳來時,咱們就果斷放棄婁煩關,繞路南下。也許還能將漢人的江山奪過來,至少能逼著李淵履行上交財寶給我的承諾。但是現在,長生天已經將機會收了回去,我們必須做另外的打算!」

  近幾年來,始畢對王庭之中大小事務一言而決,很少像今天這樣耐心地解釋過決策的理由,更很少如今天這般和顏悅色地跟弟弟們說過話。他那樣做,一方面是因為突厥人本身就不是一個善於言辭的民族,另外一方面,距離感和固執也能更好地維護其可汗的權威。但是在今天,情況卻完全反了過來,竟然變得循循善誘。一時間弄得阿史那莫賀咄頭皮發麻,事先準備好的滿肚子說辭統統忘了個乾淨。

  「你是不是覺得奇怪?」見弟弟滿臉茫然,始畢可汗笑著詢問。「咳咳,咳咳,很簡單,我已經聽到了長生天的召喚,就要追隨祖先們去了。你和俟利弗兩個必須團結起來,面對我走後的所有事情。必須照顧好阿史那家族,照顧好我的小什缽!」

  「大哥不能這樣詛咒自己。大哥的臉色健康,身體結實得像一頭壯年公狼!」阿史那莫賀咄愈發惶恐,上前幾步,用力扶住始畢可汗的氈塌。他的部眾都在營地週邊,如果大哥今天準備在兩個兄弟當中只留下一個,他只好拼個魚死網破。

  預料中的武士沒沖出來,迎接他的只是阿史那咄吉世——始畢可汗的乾枯雙手。莫賀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大哥的擁抱,全身上下戒備的肌肉全部僵硬如鐵。記憶中,只有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大哥才曾經抱過自己。那時,阿史那咄吉世是他眼中全天下最勇敢的武士,最強壯的公狼。大哥的兩隻胳膊之間,是天底下最寧靜最安全的避風岩。,

  看到阿史那莫賀咄渾身僵硬,始畢可汗臉上的笑容慢慢變得苦澀。「來吧,小莫賀咄,讓我們再擁抱一下,我手裡沒有刀,也摔不倒你了。難道在三尺之內,你還害怕我麼?」

  「大,大哥!」阿史那莫賀咄終於哽咽出聲。始畢可汗要死了,一直像烏雲般遮擋在他的頭頂,讓他看不到陽光的大哥咄吉世,阿史那家族的頭狼,整個草原的狼王要死了!綴滿金箔的氈塌已經遮蓋不住死亡的陰影,莫賀咄鼻孔裡甚至已經聞見了腐屍的味道。

  他張開顫抖的手臂,撲進大哥的懷裡。儘管大哥身上的味道令人窒息。「小莫賀咄,你的真結實!」耳邊有喘息聲傳來,帶著一點點不甘,一點點羡慕。「幫助俟利弗,不要違抗他。哪怕他不能再給你任何擁抱。咱們是親生兄弟,只有親生兄弟抱成團,才能抵抗草原上的暴雪!」

  「嗯!」很多年來第一次,阿史那莫賀咄毫不抵觸地聽從了大哥的命令。也是很多年來第一次,他不是屈服于可汗的威嚴,而是屈服了兄弟間的情誼之下。用力抱著懷中乾瘦的身軀,他幾乎恨不能將自己的強壯與精力分給對方一半。但對方卻不肯給他機會,輕輕地掙脫開去,笑著說道:「好了。你不是小孩子了。站好,我有話要說,長生天沒給我太多的時間!」

  說罷,金帳內又開始響起聲嘶力竭的咳嗽,彷彿要把每個人的心臟都給咳出嗓子。阿史那莫賀咄愣愣地站在病榻旁,看著大哥的身體伴著咳嗽聲弓成一團,彷彿在乾涸的季節河道中掙扎的蝦。

  大薩滿設圖將一個朱紅色的葫蘆擰開,遞到始畢的口鼻邊。始畢捧起葫蘆,貪婪地吸著,彷彿惡狼在吸血。當葫蘆中的草藥味道再度于金帳中彌散開來後,咳嗽聲終於平息。滿頭大汗的始畢喘了一會兒,又掙扎斜坐起身體,笑著向阿史那莫賀咄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愚蠢,明知道部族武士們不可能打下婁煩關來,還要逼著他們去送死?」

  「不,不是。」阿史那莫賀咄連連擺手,「我沒有覺得大哥蠢。但我的確覺得各部族的損失過於嚴重。即便拿下婁煩,也得不償失!」

  「你不必辯解!」始畢笑著擺手,顯然對弟弟的真實想法了然於胸,「這些天來,那些哀哭聲我每夜都能聽見。不止你一個人認為我在驅趕各族武士去送死,事實上,我就是在驅趕他們上前送死。」他又開始咳嗽,一邊咳嗽,一邊發出得意的笑聲,就像夜貓子在林間驚叫,「咳咳,咳咳咳,咳咳,他們不死,咳咳,他們不死,咱們的突厥人的威嚴怎麼保全,咳咳。戰敗了啊,咳咳。打贏了利益均攤,戰敗了,也得代價均付才對啊。不能讓咱們光削弱咱們突厥人,咱們阿史那家族!」

  戰敗!彷彿一道電光淩空劈下,徑直砸中了自己的腦袋。阿史那莫賀咄眉頭緊皺,雙目緊閉,無論如何接受不了大哥的話。十餘天來,敢情自己督軍攻城,就是為了通過敵人的手,殺掉那些盟友。四萬多具屍體,四萬多具冤死的屍體,堆在一起都可以壘出一座兜輿聖山!他被帳篷中的屍臭熏得無法呼吸,身邊的空氣也宛若血漿,粘得自己無法轉到脖頸。

  「阿史那莫賀咄,你還是太年青了!」始畢用腳踢了弟弟一下,強迫對方睜開眼睛,「瞪大眼睛看著我,我告訴你真相。否則,你這輩子永遠沒有機會做大汗。就在骨托魯兵敗的消息傳來那一刻,咱們已經敗了。我當時只是不甘心,想把結果弄得好看些。結果長生天懲罰我的貪婪,長生天讓我為短視付出代價……。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大薩滿又將朱紅色的葫蘆遞過去,借助藥力,始畢可汗才能夠理順呼吸。不敢再多說話,他用手指了指阿史那俟利弗,又用手指了指桌案上地圖,示意對方將真相告訴阿史那莫賀咄。阿史那俟利弗猶豫不絕,被始畢的目光逼得不過,才硬著頭皮走到地圖前,低聲對阿史那莫賀咄說道:「當時涿郡那邊一共有三路援兵殺向馬邑。大汗認為其中只有一路為實,另外兩路為虛。便派遣拔也古葉護帶領十萬部眾迎擊沿桑乾河而來的那一部。另外兩路中,一路派遣褥但伯克帶領五千騎兵試探,第三路交給劉武周自己解決。結果,拔也古大軍剛與敵人遭遇,對方便退回涿郡,憑險據守。褥旦那邊的敵人也是一觸即敗,跑得連頭都不回。至於劉武周那邊,耽擱了三天後,居然送來了大捷的戰報,號稱殺死敵軍三萬,俘虜無數!」

  「劉武周在吹牛!」阿史那莫賀咄迅速得出結論。他非常清楚自家附庸的實力。劉武周先勾結上司的小妾,然後又殺死頂頭上司奪取兵權,所作所為非常不得軍心和民心。因此其麾下幾乎沒有合適的戰將,更甭說有智者來投靠。唯一一個稍微像點兒樣子的將領便是尉遲敬德,但此人被劉武周當做了看門狗,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派出去與敵軍作戰。

  如此,帶領劉武周軍迎擊來自涿郡的中原兵馬之人,只可能是個籍籍無名之輩。他能擊敗剛剛將阿史那骨托魯打得落荒而逃的李仲堅?除非長生天上長了大窟窿!

  阿史那俟利弗瞪了弟弟一眼,非常不滿對方這個時候還穩不住心神。「劉武周的確在吹牛,其他兩路援軍也是假的,只不過想讓咱們迷惑。九天前,大哥便得出了這一結論,然後才讓你去督戰!」

  阿史那莫賀咄瞪圓雙眼,死死地盯住躺在氈塌上,含笑而臥的兄長。自己多日來一直在替大哥和二哥殺人,自己原來當了別人手中的刀。「你們為什麼這樣做?這讓我今後怎麼面對那些部族長老?!」瞪了片刻,他沒法將憤怒再堅持下去,垂頭喪氣地質問道。

  「大哥說,如果咱們立刻撤軍,各部族撈不到便宜,肯定一回到草原,便要造反。所以,大哥不得不先削弱他們,讓他們永遠沒有阿史那家族強大。」阿史那俟利弗壓低聲音,代替始畢可汗解釋。「咱們突厥人想要永遠稱雄,就不得不這樣做。無論是誰威脅了咱們,都得將他除掉!這件事要麼你做,要麼我做,結果都是一樣!」

  結果不一樣!阿史那莫賀咄在心中怒吼。這個結果是,二哥順利繼承汗位,自己徹底失去人望,失去爭奪汗位之力。明知道事實就在眼前,他依然不甘心地掙扎。「他們可是為咱們而戰啊!大哥,三路敵軍都是假的,咱們從容撤退也來得及,怎麼就等於戰敗了呢?」

  「小莫賀咄!」始畢眼中流露出慈愛的笑,彷彿對方仍然沒有長大,「三路援軍都是假的。當然還有第四路援軍啊。就在咱們沒想到的地方!當年,父親被人圍攻,羅蠻子可是只用幾天時間,就從幽州趕到了定襄!」

  注1:特勤通常用來稱呼可汗之弟,等同于西方的親王。

  注2:阿史那俟利弗,即後來的處羅可汗。阿史那莫賀咄為頡利可汗,始畢的兒子阿史那什缽為突利可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